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植保机械

李毅中加大工业有效投资提升供给质量

2021-11-17 来源:桂林农业机械网

李毅中:加大工业有效投资 提升供给质量

图为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在中国中部区域经济发展论坛做主旨演讲。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工业是主战场,有效投资是重要手段。工业有效投资要倾向于实体经济,工业稳则经济稳。“十三五”期间,工业投资占比应与GDP占比相当,技术改造投资应占工业投资的一半以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在近日召开的中国中部区域经济发展论坛上做如上表示。

李毅中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大的短板是产品质量。要想办法把产品打到国外去,把消费者拉回到国内来。要保护民营资本投资的合法性,让其想投敢投并有效益,不要担心投了会被吃掉。

实体经济的动力和活力没有明显改善

李毅中指出,改革开放初期,统筹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两头在外、大进大出、加工贸易等做法取得了成功。2005~2007年,我国外贸依存度高达63%,净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率高达10%~15%。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袭来,经济跌落,表明经济发展不能过多依赖国际市场,应该以扩大内需为主。

实践证明,投资拉动要控制总量、合理增长、注重效率、防范风险;消费拉动要注重质量、品种、绿色、健康、品牌、时尚,适应个性化、多样化。低水平供需平衡要向高水平平衡跃升,需在继续适度扩大内需的同时,着力改善和提高供给的质量和效能。

今年上半年,工业经济运行有所改善。但积极的变化主要得益于政策效应和价格反弹。实体经济的动力和活力没有明显改善。困难地区、困难行业未见好转,甚至恶化。原材料价格仍在低位徘徊。为此,供给侧改革不可能立即见效,要下大功夫作长期艰辛的努力。

加快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

李毅中在发言中说,“十三五”期间,要支持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加快培育发展新兴产业,形成新的经济双引擎。

加快传统产业技术改造,盘活存量资产,推进转型升级。技术改造是以内涵为主的发展方式,技术新、投资省、项目短、见效快、效益好。上世纪中期,发达国家技改投资已占工业投资的50%~69%,我国现仅为41%。加快技术改造需要企业、政府和社会的共同努力,需要政策、信贷和资本市场多方支持,同时加快产学研用相结合。

积极培育、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促进新旧动力接续和转换。目前,我国高技术产业发展快,但占比小。2015年,我国高技术产业利润增长8.9%(工业利润减少2.3%),增加值增幅始终快于工业5个百分点,投资增长17%,高于工业投资9个百分点。但是,高技术产业只占工业增加值12.1%,新动力增量不足以弥补旧动力的衰减,所以整个工业下行。积极培育加快发展新兴产业,要掌握必须的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并实现其产业化。要依托现有工业体系,发挥技术、装备、人才、品牌和市场的优势,合理规划,选准优势产业、主导产业,差别化发展。

落实五大攻坚任务

李毅中指出,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是供给侧改革五大任务,工业企业要落在实处。

去产能要总结经验、统一认识。钢铁、煤炭等行业是重中之重。“十三五”期间,钢铁将去掉1亿~1.5亿吨产能,煤炭要去“5+5”亿吨产能,僵尸企业要出清市场。执行中要把握节奏,要注重安置职工、处置资产和呆坏账。国务院已出台指导意见。目前,江西省已确定9个行业关停、破产、改制企事业共158户。

降成本是突出问题。2015年,工业企业百元收入成本85.97元。调研企业税费占收入7%,五险一金占工资总额45%。降本增效是企业永恒的主题,需要政府政策支持,更需企业自身努力,要减轻企业税费,降低财务、物流等成本,控制人工成本,减少管理费、销售费,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加快移交国企办社会;主辅分离,剥离非核心业务。

补短板企业要与国际同行对标。通过技术进步消除瓶颈、补齐短板,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尤其产品和服务的品种、质量、品牌差距更大,更要补课、补短。有效投资是重要手段,关键要选准方向,防止盲目扩能。

建议保持或适当提高投资率

有效投资是拉动内需、提升供给的关键,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手段,要总结改进、兴利除弊。

有效投资是补短板的重要手段,提升了供给的质量和效能。近年来,我国深度调整投资结构取得明显成效。投资增幅由应对金融危机时的25%~30%回落到9%,投资结构逐渐趋于合理。

要继续控制总量、调整结构、化解痼疾。去年,我国投资总量(不含农户)高达55.19万亿元,与当年GDP之比高达81.5%。投资率由1981年的33%上升到去年的45%,债台高筑,财务风险加大。与此同时,投资效率低下。特别是近年来投资在调整中又出现了一些新问题,如工业投资降幅过快,出现新的不平衡,等等。上半年,工业、制造业投资分别增长4.2%和3.3%,远低于增加值6%和6.9%的增幅。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固然重要,但回报低、回收期长,不可过度超前。

民营资本投资意愿不强。上半年,民间投资只增长2.8%,占比由65.1%降为61.5%。工业、制造业的民间投资只增长2.9%、2.5%,但民间投资占比高达79%和86%。为此,国务院两次派督导组调研,解决不想投、不能投、不敢投和不知往哪里投的问题。

各地情况分化,差异中存在问题。投资与GDP之比,低于或略高于70%的有上海、北京、广东、辽宁、浙江、黑龙江、江苏、天津、山东。其中,京、辽、黑另当别论,其余为25.4%~75.2%,建议保持或适当提高投资率,尤其保持一定的工业投资。西部等10省(区)投资大于GDP,最高达到130%,应注意控制总量、降低增幅、细分结构、提高效率。

李毅中认为,“十三五”期间,工业投资占比应与GDP占比相当,技术改造投资应占工业投资的一半以上。